瑋思影像| Claire Chao Photography.商業攝影 藝術攝影.Product Photography .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

Blog 攝影札記

2011至2012年間,因為攝影,我重新沈思、品味人生,並首次嘗試以文字描繪所思所悟,期盼能在平凡的生活中、時光的流轉裡,看見簡約之美,體會生活真滋味。停頓數年後,2016年我重新開始我的攝影札記,希望透過分享自身的學習經驗,讓大家都能開心的拍照,為生活增添美好的回憶。

孤獨,一位永遠的朋友

 孤獨   (Canon 5D Mark II with EF100mm f/2.8 Macro Lens)

孤獨   (Canon 5D Mark II with EF100mm f/2.8 Macro Lens)

事情是這麼發生的。當老師在課堂上談到「抽象攝影」時,發給我們一個作業,要大家事先想好一種特定的情感,然後再以一幅抽象作品來表達,兩個星期後交卷討論。幾番考慮,我決定以一直在思索的「孤獨」為題,也順勢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。

年輕時不喜歡孤獨的滋味,甚至將「孤獨」與「寂寞」畫上等號,常常把自己的時間用盡,希望能藉此擺脫它。學生時代,課堂之餘,不僅忙著參加同學聚會、社團活動,也不錯過家教打工的機會;初出社會,除了朝九晚五的日班外,晚上繼續到補習班兼差,直到深夜,才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家。然而,夜深人靜時,一股更深沈的孤獨感依然乘隙而入。不止如此,當我穿梭在熱鬧的東區街頭,坐在萬頭攢動的講堂聽演講,或是在咖啡廳與朋友們喝茶聊天時,孤獨感都可能油然而生。平凡如我,身邊也不乏至親好友相伴,為什麼仍感到孤獨呢?

繁華世界裡,我們總有落單的時候,但最重要的,我們生而為獨立的個體,在生命的歷程中,因為個性、成長背景、以及生活經歷的差異,沒有任何其他人能百分之百的跟自己相契合。我們如果沒有看清生命的真相,仍然企圖尋覓完美的情志相投,當現實與理想出現落差,當我們發現沒人能適時伸出那雙手時,當然會有孤獨的感覺。

曾經有位辦公室的好夥伴,我們無話不談,分享工作上的恩怨情仇及喜怒哀樂,但是,在我離開職場後,她也轉任其他國家,我們各自前往世界不同的角落,開啟生命新的樂章。這個暑假再次聚首,我們依然關心彼此近況,談笑間度過了難忘的夏日午后,但我知道,一如我無法跟她細述「出發吧,攝影去!」的心情轉折,當她在工作上遇到難題時,我再也不能適時聆聽,替她加油打氣了。雖然在人生各個階段裏,我們都擁有難忘的朋友,但到頭來,還是只有自己能與自己對話,誰說人生不是一條孤獨的路呢!

仔細回想起來,了解孤獨並不可怕這個道理,花了我若干年的時間。既然孤獨是一個必然,是一種永恆的存在,如果處心積慮的想要擺脫它,不僅徒勞無功,還可能因而迷失自我,何不試著與它和平共處,也許,我的心靈得以澄澈,生活能有更多自在的空間。

「妹妹,記得要培養三種興趣,無論任何天氣下都能夠單獨從事的活動,而且其中至少一項是運動。」在我離開職場後,母親這番話又縈繞心頭。好天走向山水,雨天靜室修行,運動則有益健康,可保清澈的身心靈。大智若愚的母親,其實早已點出她對生命的領悟,即便生命的本質是「孤獨」的,如果我們隨時都可以怡然自娛,哪裡還會「寂寞」呢?

於是乎,我重拾大學時攝影的興趣,以新的方式,與孤獨相處!不知不覺間,我愛上了一個人的小旅行,走出人群,邁向自然。無論是湖畔碧樹的迴清倒影,日落西山時的行雲流水,還是港灣盡處的璀璨夜氣,都讓我敞開心懷,走向久違的自己。我聆聽秋風滑過樹梢,憶起兒時初會騎腳踏車時,風兒劃過臉頰的興奮;我坐望夕染海闊天空,不由得感慨那一段過度投入工作的逝水年華;我遙觀燈火萬家城市畔,冀望在紛擾都市中,尋得從容自在。

我在形孤影單的天地之間流連忘返,在孤獨中與自己的影子對話,拾回遺失已久的夢想,看見生命另一個可能,也承諾自己下一回未知的探險。我不僅接受了孤獨,並展開塵封的心靈擁抱她,在其中盡情翱翔,霎時間,我的心靈飽滿了,我的生命也輕盈豐富起來了。

那一天,隨著思緒起伏,我在家中閒晃,端量自己如何能從「柴米油鹽醬醋茶」瑣碎的道具中,創造「琴棋書畫詩酒花」般風雅的影像。我沒放棄任何機會,翻出書本、花瓶、蒸鍋、湯杓、水瓶、水果盤等垂手可得的器具,仔細觀察各項細節,嘗試運用各種技術,最後,終於藉由可樂瓶,在難以描述的色彩與光影之間,尋獲我心目中的「孤獨」,一位永遠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