瑋思影像| Claire Chao Photography.商業攝影 藝術攝影.Product Photography .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

Blog 攝影札記

2011至2012年間,因為攝影,我重新沈思、品味人生,並首次嘗試以文字描繪所思所悟,期盼能在平凡的生活中、時光的流轉裡,看見簡約之美,體會生活真滋味。停頓數年後,2016年我重新開始我的攝影札記,希望透過分享自身的學習經驗,讓大家都能開心的拍照,為生活增添美好的回憶。

活在當下

二〇〇九年初,我離開了任職十多年的公司,也爲我的粉領生活畫下句點。

即使經過了這麼多年,剛進公司時前輩們的教導言猶在耳:「work hard, play hard!」不僅要在工作上力求表現,更要竭盡全力來玩樂。同儕中的佼佼者,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不僅工作能力強,長袖善舞,深得老闆賞識,下班之餘,能歌擅舞,千杯不醉,隔天還能早起打小白球,休假時環遊世界。而遵循這一套理論的前輩,振振有詞的告訴我:「因為我們要活在當下!」

初出茅廬的我,理所當然跟著前輩們體驗如何「活在當下」,五光十色,確實令人目眩神迷,然而隨著時間的演進,我看到的,只剩下日復一日,單調重複的生活模式。一早進公司,沒有一杯咖啡,彷彿就無法讓自己甦醒;午餐時一夥人浩浩蕩蕩共同用餐,卻都在了無新意的話題間打轉;下午時候,可能還需要另一杯咖啡,才能讓自己活力百倍的維持到曲終人散;下班後,也不知是否真心喜歡唱歌,但一定會定期回錢櫃報到練新歌,否則將跟不上推陳出新的流行排行榜;而入夜時分的把酒言歡,最後總演變成不醉不歸的豪邁。

不由分說,隔天「一早進公司,沒有一杯咖啡,彷彿就無法讓自己甦醒…」的循環重新開始。

可想而知,我逐步後退,寧可隱身於人群中,躲在安全的角落。然而,濃咖啡、冷笑話、招牌歌仍成了我身上的保護色,好讓我在各種狀況下都能安然過關。即使我避開辦公室外的聚會,份內的工作已然佔據我一天過半的時間。多年來,我只能趕在小吃店打烊前,打包一個沒賣完的便當回家,晚上累倒在沙發上不想說話,好友聚會總是慣性遲到,週末假日看電影或逛街購物來消磨時間,長假一定飛往遙遠的國度來慰勞辛勤工作的自己。

我雖然沒有被生存競爭壓得喘不過氣,卻被生活型態磨得沒有感覺,我過著許多人羨慕的光鮮亮麗的生活卻不快樂。我分秒必爭,卻不知如何放慢腳步;我遊歷五湖四海,卻未曾見識武陵農場之美;我力圖掙扎,學習中國茶道與中華花藝,為貧乏的生活增添色彩,卻都因為無法靜心領會,無疾而終;我為自己「退休」後的生活勾勒出一幅美好的願景,以平衡對現實生活的不滿,卻無暇欣賞路樹的花開花謝。

「這樣的生活,何時才能結束?」是我最常問自己的問題。因此,當老闆告訴我「時候到了」,我感謝他,感謝他在我沒有勇氣毅然決然的走出這一成不變、原地踏步的生活時,替我做了決定。雖然頓時名利兼失,我卻如釋重負,因為我終於沒了退路,必須從熟悉的生活出走,走向陌生,也走向自我探索之路。

記得二十歲那年暑假,班上同學相約一塊兒到加州遊學。就在六個星期的課程即將結束時,我突然對舊金山臨別依依,戀戀不捨,因此,我決定蹺課一天,紮實的去感覺這個城市。我從Embarcadero地鐵站出發,穿梭在古老高聳的建築群間,時間緩緩移動,地表慢慢回溫,午後,我來到了藝術宮(The Palace of Fine Arts),遊走一圈後,真正吸引我注意的,是草坪上三三兩兩、或坐或臥的人們,看著他們沉浸在聊天、閱讀、或是單純曬太陽的悠閒中,讓我不知不覺間,也席地坐了下來,看似修剪整齊的草地,沒想到它仍然透過牛仔布料,讓我覺得刺刺癢癢的。不一會兒,我忍不住躺了下來,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。藍天白雲,在眼底;綠草芬芳,在鼻尖;柔軟踏實,在手心;錯落有致,在背上;歡喜滿足,在心裡。看著、聽著、想著,我竟就這麼打了個盹兒。

這段插曲,不僅成了我此行最難忘的記憶,多年以後,當我離開職場,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時,又從記憶的長河順流而來。但是,我真能放下錦衣玉食、世俗之見,讓心靈真正獲得自由,重拾簡單而美的感動嗎?

我沒有自信,但決定放慢生活步調,多留一些時間給家人、給朋友、也給自己的異想世界。午茶時分,我帶著小說到咖啡店,點杯飲料,沉浸在幻想的世界裡,讀累了,抬頭望向窗外,想像從我眼前經過的情侶,他們未來的人生將如何攜手共度。我與母親相約士林官邸觀花賞鳥,分享生活感想,陽光灑在身上好暖和,清風吹拂而過真舒暢。我和朋友們一塊兒上山,談笑間欣賞晨彩變化,期待天邊第一道曙光!

我知道自己積習難改,仍然四處奔波,但我開始低身觀賞路旁落葉的葉脈,忍不住端詳街上地磚的圖案,當我逐漸看見荷葉露珠、聽見鶯啼燕語、領略天地廣闊時,我感覺自己慢慢在改變中。

與家人計畫多時的武陵之旅,終於在今年初順利成行,我們姊妹倆輪流開車,跟媽媽一塊兒前往武陵農場,共度難得的悠閒時光。一連幾天,我們帶著點心,穿梭在松林與柳杉步道,走累了,席地而坐,鳥兒出現了,媽媽姐姐忙著追鳥,我則隨著山中白雲,暢遊在夢想的國度裡。那天下午,我們決定一探七家灣溪,跟姐姐在河邊消磨了好一陣子,繼續爬往上游探險,就在距我們不遠處的溪流亂石群中,這顆「心」就這麼映入眼簾,在明暗有別的石上,在涓流而過的水中。

 活在當下   (Canon 5D Mark II with EF70-200mm f/4.0 Lens @81mm, ISO 50, F32, 8 sec)

活在當下   (Canon 5D Mark II with EF70-200mm f/4.0 Lens @81mm, ISO 50, F32, 8 sec)

她獨自一體,無所依傍,她身處山林,自得其樂,她不動如山,看盡時空變化萬千,她不疾不徐,化環繞曲水為溫柔優雅。她等待著有心人,訴說其堅定的力量。

我當時的欣喜,是無法言喻的。隨著人生閱歷的增加,更堅定了我想要追尋心靈的從容自在,何其幸運的,在自己尚未老到學不動的年齡,生命出現了轉機,雖然我也曾疑惑過、憂愁過,但我選擇量力而為,我不著急,因為我知道沒有一蹴可幾的良方,必得一點一滴的向前進,我欣喜,因為在我離開職場整整兩年之後,在那最不可思議的地方,我看見了遺失以久的自己,感覺到「活在當下」的喜悅。

自那一刻起,我知道自己已經做好準備,往心靈探索之路出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