瑋思影像| Claire Chao Photography.商業攝影 藝術攝影.Product Photography .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

Blog 攝影札記

2011至2012年間,因為攝影,我重新沈思、品味人生,並首次嘗試以文字描繪所思所悟,期盼能在平凡的生活中、時光的流轉裡,看見簡約之美,體會生活真滋味。停頓數年後,2016年我重新開始我的攝影札記,希望透過分享自身的學習經驗,讓大家都能開心的拍照,為生活增添美好的回憶。

滿月的潮聲

沒想到那迴旋牽縈在心裡的景象,竟被我拼貼出來了。

開始靜心欣賞她的美雖是近幾年的事,許是其變幻莫測的容貌,或者是驚天動地的能量,我發覺自己深深為「大海」所吸引。

暮春之月,我們沿著太平洋西北(Pacific Northwest)海岸,蜿蜒而下,在夙負盛名的Bandon稍事歇息。Bandon沿海以奇岩異石聞名,大部分的旅客選擇在公路旁的觀景台欣賞其風光,想當然耳,我則直驅海灘,近距離感受她。海面在有點兒高的位置與陸地相遇,驚濤拍岸;我在巨石錯落的淺灘上信步而行,看海聽浪。凝聽狂濤洶湧,觀賞駭浪掀天,在這翻滾轟隆之中,彷彿整個人被大海重重包圍著,即使海水打到腳邊,滔滔白浪早已化為縷縷細浪,我仍有種一不小心可能會被浪頭捲走的念頭,不禁心生敬畏而退後幾步。

這與上回盛夏之時的經驗大不相同。那天,也在Pacific Northwest沿岸,我獨自站在紅寶石(Ruby Beach)海灣深處,或許是地形的緣故吧,海浪漸次登岸,不疾不徐的滑過礁石,湧上海灘,勾勒出優美和諧的曲線。海風順勢吹來,輕濺而起的水花兒盡化為密縷霧氣,在空中飄舞,替薄暮繽紛的水光增添些許顏彩。晚風輕拂臉頰,有點兒迷濛,更顯詩意盎然,我就被這清新又帶點神祕的海的氣味環繞著,不能自已,留連不捨。

大海,原來可以那麼的寬廣平和,又能如此的奔騰澎湃!

就是這股難以言喻的魅力,讓我時時想望其風采,殷殷盼望回到她身邊,探幽索隱。只可惜,每次我不是還沒來得及飽看烈日下波光粼粼的閃爍、聽絕晦冥中風起雲湧的聲勢,或是感悟浪花滑過指尖的話語,就得向大海道別,趕往下一個目的地。

驀忽間,好遙遠的童年往事浮上了心頭,那是我最喜歡的卡通節目「小天使」。有一天,小蓮在阿爾卑斯山上遇見雲霧,好開心、好興奮,下山前,她努力將這霧氣裝入袋中,想帶回家給爺爺看。她一路飛奔回去,希望給爺爺個驚喜,當她終於抵家,跑到爺爺跟前拉開背袋時,年幼的我深怕錯過究竟,連眼都不敢眨一下,可想而知,當謎底揭曉,袋內竟然空無一物時,我的失望之情尤甚小蓮呢。

而今,我又像孩童般,想把每一次機遇打包,放進心靈最珍貴的行囊裡,隨身帶著,日夜相伴。這一回,當我翻開行囊,那行雲流水,將一古腦兒自內心深處溢流而出,引領我聽風聽水,聽那溫潤壯麗的大海的聲音。

徜徉在這想像的國度裡,我追尋日復一日、從未止息的風浪潮水的旋律;我探索那來去自如、陶然自得的蒼海浮天的開闊。任憑時光流轉,我謙然自牧,學習思如湧潮,行如恬浪,心寬如洋,性寂如水。我,安然等待再次與大海相逢。

偶遇昏天暗地,烏雲夾著晦暗與風雨而來,我總是潛心守候,期待黑暗過後,撥雲見日。這時,我不禁好奇起來,月夜裡的海,其聲、其狀會是如何呢?

如果說天際間綻放的那道亮光,是風雨晦冥時的一線生機,那麼夜半的那輪明月,應當就是黑暗中僅存的希望吧。我悠悠遐思,漆黑夜空裏,月明如水,緩緩而起,不僅點亮了黑暗世界,宛轉間,海浪亦若隱若現而來。那月光,將海面映得藍晶晶的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然月夜裡的大海,是壯闊波瀾,還是細碎浪花呢?潮水,是漲,還是落?

我還在思索如何描繪月夜的海浪,卻已然聽到風清月白裏的潮聲。

黑夜降臨後,大海早已將蘊蓄一天的能量,化為溫婉內斂「嘶」、「嘶」的潺湲之聲,以堅定的腳步,點滴前進,彷彿不達彼岸,絕不歇息。這潮聲雖然輕柔、卻很堅定,井然有序、終始如一,既不惱人、更覺幽美。的確,月滿之時,儘管潮聲滿盈,夜空中卻彌漫著一股不可思議的閑靜,伴著風月,伴著我。

在聲聲潮水中,我心靈深處的風景似乎也漸漸成形。

最近在廚房裡打轉,早已留意到家裡菜刀刀面上優美的紋路,像極了月夜裡的海波。我忍不住問自己:「我真能將思索已久的風景『滿月的潮聲』用照片拼貼的方式表達出來嗎?」雖然沒信心,我還是決定試看看。對我而言,用鏡頭捕捉大馬士革鋼有點兒類似木紋的紋路是最單純的步驟,回想起來,應該只花了我十幾分鐘的時間;以拼貼方式呈現也不是問題,因為她終究只是個溝通的媒介。困難之處其實是在於如何釋放心靈,誠實面對自己,看見內心的渴望,最後,再運用一點點兒的想像力,成就心中那無法抹滅的影像。

「啊!」當我完成這迴旋牽縈的景象的那瞬間,終於忍不住因滿心歡喜而驚嘆起來。

 滿月的潮聲

滿月的潮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