瑋思影像| Claire Chao Photography.商業攝影 藝術攝影.Product Photography .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

Blog 攝影札記

2011至2012年間,因為攝影,我重新沈思、品味人生,並首次嘗試以文字描繪所思所悟,期盼能在平凡的生活中、時光的流轉裡,看見簡約之美,體會生活真滋味。停頓數年後,2016年我重新開始我的攝影札記,希望透過分享自身的學習經驗,讓大家都能開心的拍照,為生活增添美好的回憶。

最真實的感動

是家裡那台一年難得有幾次機會出場,絕大多數時間都靜靜躺在防潮箱裡的單眼數位相機,喚起我重新學習攝影的念頭。

有時候回想起來,學生時代還蠻熱衷攝影的我,不知為何離開學校後卻再也沒有拿過相機了。即使科技進步,數位相機誕生,仍然引不起我的興致。當先生娓娓而談何謂Canon的「大三元」,如何在〇八年底搶先入手當時臺灣還沒開賣的最新機身時,儘管他的興奮溢於言表,卻沒能引起我太多的共鳴。因此,當我告訴他想借他的相機來拍照時,他覺得我應只是一時興起,玩個三兩天,也就毫不遲疑的借我所有設備。

活在科技石器時代的我,多年前所累積的些許相機知識,大多早已忘卻,或者不合時宜了。拿起相機首要面對的問題,當然是相機的基本操作。為了能夠有系統的學習,我決定參加攝影課程,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堂攝影課是二〇〇九年四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三,這才學到原來相片的檔案格式有Raw檔及JPEG檔的區別,而相機因為「感光元件」大小的差異,區分成全片幅及APS-C等,更讓我驚訝的是,家中的相機居然可謂業餘玩家的頂級機。大開眼界的我,忍不住跟先生分享我淺薄的心得,想當然耳,「心事誰人知」的委屈終得以舒緩的表情,在他臉上表露無遺。

上課之餘,我開始閱讀攝影書籍,觀賞攝影作品,遵循前輩足跡,探訪著名景點,效法取景角度。也就是這時,晨昏迷人的色彩深深吸引了我,讓我踏上晨昏攝影的不歸路。那年晚夏,我們遊歷加拿大洛磯山脈,巧得攝影寶典《How to Photograph the CANADIAN ROCKIES》(Darwin Wiggett著),自此之後,儘管北國晝長夜短,我仍然堅持早出晚歸,常常日出前已然啟程,日落後仍不願意結束一天的行程,輕鬆的享用晚餐。即使到了今天,先生仍然念念不忘那年他生日當天,即使饑寒交迫,我仍要求他不動如山的等我拍照。在這種情況下,先生還寬宏大量的讓我繼續攝影,真是個奇蹟!

去年我過生日,他甚至決定將老是被我霸佔的相機整套送給我,他的理由簡單而實際:「只是做個順水人情,把我實際上再也沒機會用到的相機送給妳罷了!」

 西雅圖

西雅圖

除此之外,當我們旅遊時,他開始將攝影活動納入行程。去年底我們到西雅圖跨年,一路車潮洶湧,加上美加邊境耽擱了一些時間,他當下決定午餐迅速解決,以趕在日落前一個鐘頭抵達我心儀的拍攝點Dr. Jose Rizal Park。不僅如此,眼見我過度投入探點而將誤入險境時,他會適時出聲,當頭一棒,當我紋絲不動的沉浸在定點拍照而不能自拔時,他會一溜煙的四處晃盪,然後回報哪裡的景觀如何。

 多倫多

多倫多

同年十月加東賞楓行,在多倫多的計畫是乘船到Centre Island,隔湖觀賞絢麗多姿的城市風貌。沒想到百密一疏,在乘船口購票時才發現該航線因時序入冬而停開,唯一的航程只駛抵三公里外的Ward's Island。原本打算更改攝影點的,但抵達後發現建築群糾結,城市容貌一點也不引人入勝,便執意徒步前往原定的攝影點,看到我的堅決,先生只得無奈相陪,來回六公里的路程,去時深怕錯過拍攝時機,回程擔心趕不上渡輪,好在當天風和日麗,化解了緊繃的氛圍。

當我越發投入攝影,先生也發展出一套「等待」的方式。他從一開始三不五時來「關心」我何時收工,有天他很得意告訴我他iPad裡已裝有《天龍八部》等電子書,隨時可以躲回車上看書,再也不怕無聊。有時傍晚溫度驟降,在確認拍攝點的安全性後,他會選擇先回旅館,讓我毫無壓力盡情的拍攝。這個冬天,他提議到戶外用品店替自己添購保暖防寒長褲時,我納悶的問他:「你還要買滑雪褲啊?」他才悠悠的回我:「想買件平常可以穿的保暖褲,才能在戶外撐久一點,等你拍照啊!」

他雖尊重我的興趣,對我的攝影習作其實是不屑的。他的評語從最初「用傻瓜相機照的也不比妳差」、「百中選一總能矇到好照片」,到「妳的照片修太大,請多觀摩National Geographic的佳作」,以及「同一個點跑那麼多次,照得滿意的照片是應該的」。當然,我也不甘示弱,翻出我們同遊的照片,問他是否記得在哪裡拍攝的,如果他沒有印象,我則得意的宣布答案,然後期待他的瞠目結舌:「唉呀!那個毫不起眼的碼頭可以拍成這樣啊……」這時,連我都想瞧瞧自己嘴角那一抹自滿的微笑呢。

說也奇怪,正因為先生的棄嫌,讓我不服輸的持續學習。逐漸的,我發覺自己不再嚮往遠遊,反而更喜歡在一樣的岸邊尋覓不同的感動,當我自三兩個鐘頭的小旅程歸來,也越來越不在意有否帶回滿意之作。有趣的是,先生逐漸也少問我其間是否開心,有次我忍不住說他都不關心我,他卻回說:「我知道的,因為不管風景如何,不論妳有沒有拍到滿意的照片,妳的表情已經告訴我妳玩得很開心!」

 Tofino

Tofino

今年春天,先生重返校園,修習想望已久的課程「花園設計」,一圓他年輕時的夢想。我們討論起四季更迭間不同花木如何變化,一塊兒在史丹利公園靜謐的角落創作,他拿著畫筆,我透過鏡頭。他偏愛簡潔空靈的枯山水庭園,課程結束後仍廣讀相關書籍以求精進,上個月我們自Tofino觀海歸來後,他告訴我,在自然界真實存在的山河與流水間,他看見了枯山水。我很開心,面對山水,我們有著不同的領悟。

這段期間,我也持續充電,選修「人像攝影」及「構圖與設計」等課程。我喜歡分享課堂上特別吸引我的主題,譬如抽象攝影的概念、系列作品的精神等,當我無法決定哪張習作比較適合繳作業時,也照例尋求先生的協助,聽聽他的意見,我意外發覺他對我的習作多有讚美,反而怪他沒有盡到責任。就是這時,他告訴我:「我很訝異妳學攝影能到今天這個地步,你的作品已經超過我當初對妳的期望。很高興妳能持續學習,祝妳成功!」言簡意賅的幾句話,卻是我聽過最動容的讚美與鼓勵。

我聽得有些愣神兒了,一時間竟忘了回他一聲:「謝謝你!」

「謝謝你沒有『不是快門一按就可以照相,哪還需要上課』的成見,讓我學習攝影;謝謝你安排大小旅程,讓我有機會將各地美景盡收眼底;謝謝你分擔攝影器材的重量,提醒注意我的安危;也謝謝你包容我的任性,犧牲睡眠及豐盛晚餐,卻只換得我不成熟的習作;更謝謝你的嫌棄,讓我真實面對自己,以求進步;最謝謝你的瞭然於心,當攝影漸漸成為我在紛擾生活中的修行時。」

我突然領悟,生命中最真實的感動,其實是由平淡無奇的生活瑣事串連而成的。別小看生活裡稀鬆平常、漫不經意的細節,可能只是一個表情、一個手勢,或是一句答覆、一個決定,即便當下看來無跡可尋,卻畫出我們的真心,寫著我們的實意。當我學習用心欣賞身邊的平常事物,我開始看出最真實的情味,並獲得不平凡的啟示。

在這當兒,我也深自檢討,自己的一言一行,是如何烙印在家人及朋友心裡面,又串連而成甚麼樣的故事。